菠萝糖好吃

补文链接

这段时间实在太忙了 期间有很多宝宝找到我说段教授的链接失效 微博也各种屏蔽搜不到
感谢大家对这篇文的喜欢 我都看到了 但无奈工作太忙实在没时间整理
今天终于上传成功啦
《教授太爱我了怎么办》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c3d09zi 密码:X4Lg
永久链接 禁止二传 收藏随意 不用且看且珍惜了哈哈哈哈哈

飞扬跋扈 02

对不起 忘了放第二章了2333我智障_(:з」∠)_



五月底的江南好天气最完美的体现在了这座整洁干净的城市,杭州。

开往画室的大巴车上的窗户齐齐大开着,每隔五十公分便长了一颗蘑菇.........哦不,一颗脑袋在上边,有些窗户还有好几颗,都扩张着鼻孔贪婪地呼吸着郊外清新的空气。

路口有画室校长等候已久,领着风尘仆仆的大家一边朝画室地址走一边介绍着。

“这里是八大美院之一,国美的分校象山校区,我们的东翌画室就坐落在北门出口这个美丽的小镇上,周边艺术气息浓郁,平时选购画材之类的大都是在这几条街,包括逛街,购物,休闲娱乐场所等等,都包揽在内,丰富多彩........”

王嘉尔被略微刺眼的阳光...

飞扬跋扈 03



自习过后就是正式进入集训状态的第一天了,至少对于王嘉尔这一批是这样安排的,初期非常轻松,光是做个准备工作都能磨一个上午。

练习内容和在学校时差不多,照例是上午素描,下午色彩课,晚上速写,前两个月打牢基础,再测验考评分班,中间三个月加大剂量,最后三个月开启魔鬼训练冲刺模式。

素描主教叫老杨,画室特聘的国美毕业十几年教学经验非常丰富的男老师,三十多岁,身板偏小,说话方式风趣幽默,常常眼镜一扒拉一双大眼睛滴溜溜的转,逮人一逮一个准,不出一会儿就和几个捣蛋鬼混熟了。

“出门右拐最后一个教室是画材仓库,需要什么拿什么,麻溜儿的,半小时之内,该削的铅笔削好,纸巾什么的都准备齐全,浪费一分钟吃一桶铅笔灰,预备开始...

飞扬跋扈 01

好久不见~

这次我想给你们讲一个飞扬跋扈,热血青春的关于美术艺考生的故事。

其实就是苦中作乐谈恋爱

天仙掰弯直男

的故事 


weibo @菠萝蛋奶酥 


01


窗外无云,晚春九点的夜晚,天边星子闪烁不定。

一群人窝在学校小小的画室里头,就着略微刺鼻的水粉颜料臭味儿和令人窒息的二氧化碳,不断晃动手腕往画纸上打着线条,整个画室只剩一片铅笔排线的唰唰声,半死不活。

王嘉尔拿出手机看了一眼,还有十分钟放学,可他已经等不及了。

画纸上已经练了一个多小时的素描石膏几何,线条凌乱且抽象,如他本人一般狂放不羁。

王嘉尔大喇喇的鬼画符作法一样瞎涂,又觉酸麻的甩...

教授太爱我了怎么办 (完结篇)

文/阿尧

< 十四 >

王嘉尔咬着下嘴唇,把手机拿过来握在手里摁开屏保时,他分明听到了自己胸腔内狂乱跳动的心脏,就快要冲出嗓子眼。

咚咚,咚咚,咚咚.........

一下一下有力的击打他的耳膜。

段宜恩坦坦荡荡的手机并没有上锁,他犹豫了一下,找到微博的图标,蜷了蜷手指,点开。

看到个人会员页面时,心脏还是倏地跳漏一拍。

走链接 

http://weibo.com/5769313428/FfLBA9Wyz?filter=hot&root_comment_id=0

大结局啦 舍不得舍不得呜呜 感谢大家的陪伴与...

勇气 【短篇/伉俪

剧情车‖正经文风‖前任梗  

kkk这是关于两个男孩子不穿衣服打架 从门背上打到沙发上 再从沙发上打到床上的故事 

翻得太厉害了 上链接

  http://weibo.com/5769313428/Ff7JOAywK?filter=hot&root_comment_id=0#!/5769313428/Ff7JOAywK?filter=hot&root_comment_id=0&type=comment#_rnd1501686460594

教授太爱我了怎么办

文/阿尧

< 十三 >

“所以说,你和林教授其实是从小一起长大?”

王嘉尔被段宜恩拉着手腕往车库走,满脸抑制不住的好奇,直到他已经拿出钥匙打开了门,还在大眼睛骨碌转着不停追问。

“嗯,这家伙小时候可不着调了,记得小学初中那会儿我学习好,老跳级,他为了不比我低两届丢人,居然也拼了命的认真学习,结果我跳他也跳。高中开学我俩是班里年龄最小的。”

段宜恩见小家伙坐稳了副驾驶听入了迷,自然的靠过来为他系安全带,一边继续说着。

“高三那年我随全家移民美国,走之前他还两眼通红死不承认自己舍不得我哭了呢。后来也就各自发展了,还因为时差问题和他失联过一段时间。现在能...

好久没上lof 画个老公撩撩你们💕

教授太爱我了怎么办 12



这章要用图片形式更新*٩(๑´∀`๑)ง*

宜嘉相遇六周年贺文

短篇/现实向

‖ 回头路已是那么漫长

*

王嘉尔又双叒叕把段宜恩送给自己的克罗心手链落在了美容室里。

就在为了香港FM行程,早起赶去机场之前。

每次段宜恩都要直勾勾无奈盯他好几十秒,才亲自下车返回去找到,再不由分说重新为他戴上。

话语不多,却也从不责怪他大意,清爽的眉眼总是涌动着独属于他的温柔和坚定。

“Marky........”

“嗯?”

“你说我是不是老了啊。”

去往机场的保姆车上,段宜恩一转头,便看见王嘉尔懒散斜躺在座椅上,对着手机屏幕当作镜子扒拉着自己的眼皮。

“最近总是容易忘东忘西的,对很多事也都开始力不从心了。你看看,我是不是长皱纹了?”

眉头轻皱,薄唇紧抿,装得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样,白嫩又布了些凸起脉络的手背不停搓弄自己的脸。

连指甲盖儿都透着活力粉的年纪。

段宜恩坐在他身边,摘下一边耳机,摁下他动来动去没个停歇的手,轻柔莞尔。

“是你自己想太多。”

他拍拍自己的腿,示意王嘉尔躺下来。

“你太累了,抓紧睡一会儿,到了我叫你。”

他往前后看看,已经做好机场造型的队员们此刻却都睡得昏昏沉沉,四仰八叉,仰头张嘴毫无形象,滑稽可爱,却又令人无比安心,都已经朝夕相对了好些年,是最亲密的好兄弟,纵使包袱全无,又何尝不是时间堆积出来的信任与感情。

段宜恩看着躺倒在自己腿上,乖乖闭上眼睛睡觉的王嘉尔,将摘下的那只耳机塞进他的耳朵里,直到看见他在清晨微白光线下的浓密眼睫毛渐渐趋于平静不再抖动,才抬起手顺着方向轻轻拨开他刚做完造型不算很软的额前发丝。

对于他,总是和别人不同的。

从六年前的七月三日遇见他的那一刻开始起,目光便再也没能从他脸上移开过,直到现在。

总是会不受控制地想要给他最好的呵护。

就像现在。

飞驰中车身微微晃荡,段宜恩伸出手,掌心垫在王嘉尔摇摇欲坠的脑袋下固定,为他寻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抬头眯起眼看向窗外愈渐升高的太阳。

抬起另一只手,挡住了这刺眼恼人的光线,在他深邃眼眶上,投下了一片清凉阴影。

睡着的王嘉尔五官非常柔和,如同初生婴儿般微微抿着嘴笑,光线下脸上细小的绒毛都是可爱至极,看得段宜恩一时间竟移不开眼,经纪人哥哥透过后视镜瞥了过来,吓得他内心一突突。

回过神来,倒又笑话自己太过敏感。

王嘉尔胸前的倒三角形吊坠项链,随着车厢的晃荡一点点下移,最后掉落悬空在空气里,在光线中不时发出耀眼璀璨的光。

段宜恩垂眸看着那坠面上的钻,密密集集镶成一个王字,像极了王嘉尔的性子,乖张而闪耀。

他想拿起这个吊坠放在掌心仔细看看,指尖动了动,还是决定继续遮挡着阳光,不愿扰人清梦。

说起来,七人都拥有一个倒三角吊坠,还是他的主意,是他很早之前就产生的一个念头。

散是七人七色,合则坚不可摧。

他把这想法和兄弟们一说,当场一拍即合,王嘉尔介绍了信任的品牌合作,挑选材质颜色时,他还特意选择了与金相对立的银色作为自己的吊坠主色。

一个小小的配色,也足够让他内心雀跃许久。

到机场后,又是一阵辗转登机,段宜恩找到自己位置坐下来后,从背包里抽出了一张写满歌词注释的纸,揉了揉眉心开始细看。

这是FM现场需要演唱的粤语歌歌词,繁琐难懂的歌词发音看得他一个头有两个大,只好试图用罗马音强迫自己记下来,避免出错。

这是香港FM,王嘉尔的家,他不能出错。

另一边王嘉尔举着一个小型DV凑了过来,或许是在录制以后要用的视频,DV调皮地晃来晃去,镜头里的段宜恩笑容清甜温润,毫不在意。

“还累吗?要不要再睡会儿?”段宜恩拉着他坐在了自己身边的座位,帮他把歪斜着的三角吊坠扶正,身后上洗手间回来的朴珍荣见此画面,扶额,自觉走开换了位置。

“不用,哥你在看什么?”

“喏,浮夸的歌词。好难噢。”他撒着娇补了一句。

王嘉尔手一抖差点摔了镜头,捂着心脏作心空状。

“呀,又来了,哥,到时鸟宝宝们看到视频肯定又要尖叫了,她们最——喜欢你这样了。”

换到后座的朴珍荣探过头来,摆出一张搞事情专用笑脸这样说道。

“说不定啊又要写些什么奇怪的东西了.......哎古,我们大哥,其实是忙内啊忙内!”

金有谦从手机游戏里抬起头,笑嘻嘻附和着。

段宜恩笑着只顾盯着某人的脸,不予理会。

王嘉尔一会儿拍这个,一会儿拍那个,顿觉无聊,索性把DV扔给弟弟们,自己坐下来拿过歌词纸,开始教身边这个“忙内”粤语发音。

“在世间平凡又普通的路太多 无知你住哪一座 情爱中工作中受过的忽视太多 自尊已饱经跌堕”

他轻声哼着又抬头,才发现自己落入一片璨若星辰的柔软眼神中,不禁一怔,笑道。

“看歌词啊,看我做什么。六年了,还看不够吗?”

段宜恩摇头。“后来你越来越忙了。”

他又一愣,才反应过来这话的意思。

他们由一开始的并肩前行,随着岁月的增长逐渐的岔开分支,开始有了各自的单独发展。

尤其王嘉尔,随着国内市场的打开和人气的开拓,经常中韩两处连轴转,有时候刚刚连夜从国内赶过来,甚至来不及喘口气,又要开始赶往下一个行程就连补妆,也是在车里移动时边闭目养神边进行。

这些段宜恩全都看在眼里,心疼的同时却头一次意识到自己的无能为力,竟无力为他分担。

只能趁他在身边时,紧紧盯着不放。

这一盯,就成为了深入灵魂的习惯,习惯成自然,自然到有时连他自己都发现不了。

总是恨不得时间停留多一秒,再多一秒。

“嘎嘎,我爱你用粤语怎么说?”

“嗯?怎么突然问这个?”

“告诉我嘛........ ”

FM进程非常的顺利,《浮夸》的前奏一响起,大家纷纷陷入一腔莫名的热血翻涌之中,bambam还是一如既往的打头阵唱着开头。

段宜恩望过去那满眼一望无际的绿色星光,心里的紧张消除了一半,他转头与王嘉尔相视一笑,内心柔软得像要冒出一个个小泡泡,他彻底安下心来。

他谨记着那拗口的发音,用心去唱,去诠释,表情却因为过于认真而变得严肃起来,直至唱完自己的part,才略微松了口气似的,扶着耳返眼尾余光通通朝另一边转去,希冀着收到鼓励的目光。

一曲结束,灯光暗下,成员们都下台去准备补妆休息,下去时段宜恩隐约感觉到有人在拍自己屁股。这是两人之间互相鼓励的暗号,他立刻反应过来,嘴角抑制不住扬起来,抬起胳膊搂住王嘉尔带弯了他的腰笑得眉眼温柔。

下一环节就快开始,两人走在最后打闹着已准备就绪,做了男孩子间鼓劲加油的手势,两只手紧紧交握在一起,最后却默契十足的变为十指相扣,在其他人错开视线的一瞬间,相视一笑。

“没关系慢慢来。”

“吸进去之后说句话。”

接下来的环节整个过程中王嘉尔都未离开他半步,眼睛直直盯着他,一口一个哥哥积极鼓励他参与游戏,惹得台下一众粉丝失声尖叫。

反复尝试吸完氦气球之后,他开口说的第一句话,是粤语的我爱你。

台下再次爆发出一阵抑制不住的尖叫。

本想借此能对着他能说得深情一些,结果因为发音别扭自己首先笑场,笑到弯下腰去。

一句悉心准备已久的真心话,到这也只能当个玩笑放过它了。

没什么遗憾不遗憾,真心或玩笑,都只说给他听。

段宜恩这么想着。

FM结束后,天色还不算晚,作为东道主的地道香港人王嘉尔,带成员们和经纪人哥哥去最地道的香港风味餐厅吃饭。

大家还在笑闹着尝鲜美味,王嘉尔借口上洗手间,拉着段宜恩溜了出去。

“我们去干森么?”由于太过兴奋,导致段宜恩软软的台湾腔再次上线。

“吃饱了,带你去看夜景。”

电梯间匀速疾升,上到餐厅的顶楼天台,那里是看夜景的最佳场地,俯瞰望去,整个香港夜色尽收眼底,这个潮流与复古相碰撞的城市一如既往的繁华缤纷,车水马龙。

天空如同泼墨般点缀着大片繁星,相互辉映。

王嘉尔撩了把头发,背靠在栏杆边上看着这夜色。

“Wonderful place。”

夜晚清凉的风拂过脸颊,王嘉尔倍感惬意,长期奔赴于连轴转的劳累行程,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过这样全身心放松的机会了,哪怕只是一小段时间。

他转头问段宜恩。

“哥,如果没有成为GOT7的话,你会选择一个怎样的人生?......不要给我采访时的答案,不要敷衍,我要听真话。”

“如果重来一次,我一定还会选择参加海外试镜,加入生存赛,最终成为GOT7的一部分。”

段宜恩笑,毫不犹豫的给出这样一句话。

只有这样,才能遇见你,那才叫不枉此生。

一句话,将王嘉尔的记忆拉回到了当初那些一起哭一起笑,一起吃苦,日夜练习的日子。

“六年了,哥,我们真的认识很久了呢。”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相遇的场景吗?”

“当然,2011年的7月3日,又快到这一天了。”

手持黑色雨伞的你,和想要吃冰淇淋的我。

昔日小心翼翼相互试探着打开话匣子的两位少年,如今也相互扶持的走过了六年风风雨雨。

从十七岁到二十四岁,一回头路已是这么漫长。

“纪念日,提前过吧。”

“嗯,可是现在没有雨伞,也没有冰淇淋。”

“没关系,你还有我。”

还有这无边璀璨的星光夜色,和往后无垠时光里的每一个日日夜夜。

你只管往前走,有我。

没有雨伞,也能保护你。

没有冰淇淋,也能治愈你。

那一年光阴极短,你尚未功成,我也棱角未平。你我相约并进,住,行,食,语,无一不忘乎所以,恨不可呼吸相授,虽苦却也常及时行乐。

望你行至半生,尽情去描绘想要的生活,过有趣的人生,闲暇时请别忘了带上雨伞和冰淇淋,再与我共走一回来时路。

       

                                                  2017.07.03

                                      Happy Marksonday💕

just由小斑转推引申出来的一个脑洞

‖伪现实向‖

‖请勿上升真人‖

‖我也不知道该不该打宜嘉tag但还是勇敢的打了‖

//////////////////////////////////////////////////////////////////

王嘉尔随手打开卫生间的门,发现斑斑坐在马桶盖上抱着手机看视频,时愣时笑,手脚蜷缩,一双无处安放的长腿悬空着晃晃荡荡。

鬼鬼祟祟。

他脑海中突然浮现了这个词。

“走开走开,占着马桶不用,在这看什么呢?”

斑斑吓了个激灵,朝他勾勾手。

“哥,我在看饭写的主角以我命名的小说。”

斑斑收拢了手放在嘴边悄悄说。

“我们阿嘎塞真是太厉害了,这么刺激的剧情,竟然还能读出来制...

教授太爱我了怎么办

文/阿尧

< 十 >

 

没事干就飙车 妥妥的

介绍一下 

段·随时随地都有理由惩罚你·宜恩 
王·提到补课就腿软·怂穿地心·嘉尔

 

避免翻车 走链接吧

http://weibo.com/5769313428/F9bgd0W3e?type=like&pcfrom=msgbox#_rnd1498223999501

教授太爱我了怎么办

文/阿尧

< 九 >


简单粗暴走链接 肥肠刺激 记得系安全带

 http://weibo.com/5769313428/F8plNC6zx?filter=hot&root_comment_id=0#!/5769313428/F8plNC6zx?filter=hot&root_comment_id=0&type=comment#_rnd1497792798645 


教授太爱我了怎么办

文/阿尧

< 八 >

开学伊始,课量不算多,作为大学生,没有作业,所以双休日没什么事的时候,王嘉尔又被段宜恩拐回了家,没有半点防备,还乐颠颠的。

这次不是别墅,而是段宜恩平时每天住着的教师公寓,学校分配,临近校园操场,楼层很高,视野开阔,王嘉尔觉得比起漂亮却冷清的山腰别墅来,这个并没有多大的高级公寓倒更具备一些人情味。

人也在,情也够浓,不错。

盘坐在沙发上胡吃海喝的王嘉尔一边刷着排骨大大的微博,一边看着厨房里忙来忙去的段教授这么悠哉悠哉的想着。

段宜恩端上一盘切好的鲜美多汁的橙子放好,看着小家伙稀里哗啦跟小花猫似的,抽了张纸巾给他擦嘴。

“多吃...

教授太爱我了怎么办

文/阿尧

< 七 >

本质剧情肉真是不好搬 每次都翻车(扶额。

发图片都能翻车 

走链接吧唉

http://weibo.com/5769313428/F6VHi8STg?filter=hot&root_comment_id=0#!/5769313428/F6VHi8STg?filter=hot&root_comment_id=0&type=comment#_rnd1497076586176

教授太爱我了怎么办

文/阿尧

< 六 >

初春时节的山腰别墅还带了些凉意,昨晚王嘉尔被折腾到后半夜,此刻舒舒服服一觉睡到自然醒。

伸着懒腰往旁边一摸,扑了空。

突然白光一闪整个人弹坐了起来,他是谁他在哪?昨天发生了什么?段宜恩人呢?今天不是有课吗?噢好像是下午的课......

.......好饿。

王嘉尔揉着肚子瘪着嘴摸出手机,这才看到段宜恩给他发的短信。

---------------------------------------------------------------------------------...


教授太爱我了怎么办

文/阿尧

< 五 >


行吧发图片都能翻车 查的是真严 

还是走链接吧(扶额。

http://weibo.com/5769313428/F5gwFjpU2?pcfrom=msgbox&type=comment#_rnd1496042761195

教授太爱我了怎么办

文/阿尧

< 四 >

周一大清早,叫醒王嘉尔的不是闹钟,更不是梦想,而是期盼已久的排骨大大的更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对面正沉浸在反攻林教授的美梦里的朴珍荣毫无防备被吓得整个人弹坐了起来,瞳孔失焦。

就这么眼睁睁意识到美梦消失,逐渐清醒的朴珍荣气到变形,随手抄起枕头就朝王嘉尔砸过去,嗷的一声正中眉心,爬下床又爬上去两人扭成一团。

下铺的崔荣宰和斑斑也被吵醒,习以为常见怪不怪,打着哈欠淡定观战。

随着王嘉尔不作死就不会死的日常找揍,新的一天又这么吵吵闹闹的开始了。

讲真,以朴珍荣这种看似温柔其实一点亏都不会吃的小狼脾气,要不...

教授太爱我了怎么办

文/阿尧

< 三 >

像两性心理学这样冷门又神秘的选修课,为了不让学生心思荡漾精尽人亡,一周向来只安排一节的,于是怎样才能既不尴尬又不失理由的经常见到王嘉尔,成为了段宜恩日常除了吃饭睡觉和备课之外唯一会花精力思考的问题。

周六早晨天气晴朗,段宜恩穿着休闲家居服窝在家里沙发上舒舒服服的看着电脑,深色系的简约家居服衬得他整个人神清气爽,锁骨处肆意敞开着,一副极其勾人又百毒不侵的性冷淡的样子。

他在微博搜索栏里一遍遍打下“王嘉尔、嘉尔、嘉嘉”点击搜索,又退出,又换成别的搜索词。

忽然觉得这样的自己很像个变态,于是退出,暗戳戳点赞了一个思念成灾的矫情鸡汤博,...

教授太爱我了怎么办(二)

文/阿尧

 为了避免翻车做了些手脚 不影响食用 
防翻车链接 http://www.weibo.com/5769313428/F40cNsJ08?pcfrom=msgbox&type=comment#_rnd1495276694164

< 二 >

“所以你是觉得他很有趣,对吗?”

办公室里,林在范翘着腿靠在椅子上听段宜恩讲完公交乌龙和那第一堂课上的趣事,禁不住挑挑眉,一副心领神会的表情。眼皮上标志性的两颗小痣,性感又迷人。

“岂止有趣,简直想占为己有。”

段宜恩回想起来又低头轻笑,他不会忘记公交车上这个大...

教授太爱我了怎么办

双重设定【教授段 x 学生嘎,作者攻 x 读者受】

文/阿尧

< 一 >

宿舍里,王嘉尔坐在电脑前认真盯着屏幕,眼珠子骨碌碌一目十行的转着,幽幽的光倒映在脸上。

突然烦躁的薅了把头发往身后的床上一躺,整个人呈大字贴在床面发出哀鸣,活像只断了气的海豚。

“啊啊啊.........为什么排骨大大还不更新!!!我都把前文翻来覆去覆来翻去看了很多遍了!!等更新的日子好难捱啊好难捱..........”

然后被对面上铺砸来的枕头糊了一脸。

“西八你叫春呐王狗?还让不让人午睡了,我下午还要上课!”朴珍荣这学期选了中外音乐史这节课,结果悄咪咪看上了那门课的主讲教...

绿芽绿芽你不开花

一则治愈系小故事 祝小斑弟弟生日快乐. ////

文/阿尧


从前啊,在茂密的大森林里,有一只黑色的小蚂蚁迷了路,他急得不停打转转,不知不觉顺着风向走到了一个山洞前。

山洞前有一条小蛇,正闭眼惬意晒着太阳。

小蛇的头顶上长了一根嫩绿的小芽儿,才刚刚冒出尖儿,颤颤悠悠的迎风轻摆。

小蚂蚁抬起一条细细的腿,戳了戳小蛇,他想问路,脱口而出的却是:

「好可爱的小蚯蚓啊。」

小蛇慵懒地一翻身,让白白软软糯米糍一样的肚皮也接受阳光的温柔抚摸,懒得和他计较。

「我是一条蛇,我叫Bambam,你也可以叫我的全名Bambam Kunpimook Bhuwakul。」

「好...

尧立:

锄草锄草

《背影》 宜嘉/短篇 现实向

「我能想到最现实的结局 无非就是如此

   多年以后 功成身退 各奔东西

   愿有岁月可聚首 愿无岁月可回头」



背影  


文/阿尧


一直向前走 走不完距离 

一直向后退不出回忆

敛眸抹匀掌心里的发胶整理好已经足够一丝不苟的发型,段宜恩沉默着看了镜子里的自己半晌,才转身捞过沙发背上的西服外套出门。

今天,是王嘉尔的婚礼。


开什么玩笑,新郎怎么可能会是自己呢。


很高兴有心事 

帮...

07


茫茫人海中,两人之间相互暗恋的几率有多大?


南方的冬天持续湿冷着,凛冽刺骨的风似乎可以刮走一切值得留恋的温暖,上海鲜少下雪,自情窦初开以来每次入冬王嘉尔每日每夜都期待着下雪的那一刻,他讨厌冰冷的冬天,可他喜欢看那晶莹剔透银装素裹的纯白色冰雪世界,似乎有一种洗礼心灵的透净感。

他还曾经畅想过有一天能和喜欢的人一起漫步于无瑕雪景中,笑着把对方的手包裹在掌心里搓热,共享一杯温热奶茶。

如今几年过去了,喜欢的人有了,雪还是没见着。

有的只是冷气团围绕,呵气成雾,滴水成冰。

简短到忽略不计的几天寒假过去后,气候以肉眼能看见的速度开始回暖,学校围墙外的梧桐叶黄了又绿,花坛中的灌木...

06


「喜欢一个人,是种怎样的感觉?」


「嗯.......就像乘坐云霄飞车,大起大落都甘之若饴,直到愿意将整个灵魂都交付于他的刺激。」


王嘉尔看着屏幕上的短信息对话许久,感觉自己日渐沦陷,几乎快要到达万劫不复的地步。


绵长的夏日始终是过去了,学校停车库附近有一条种满了桂花树的小道,每当凉风习习拂过,顺着风向飘进教学楼的窗台里,满鼻腔都会充斥着桂花散发出来的甜香,百闻不腻。

高三生活依然机械而有序地行进着,还是日复一日在天刚蒙蒙亮时开始迷蒙双眼叼着早餐赶去学校,在清晨拥挤的操场上顺着广播体操呆板的节奏毫无灵魂地拉扯着肢体,在高悬着高考倒计时的紧张气氛里对着一张又一张的习...

05


王嘉尔从未想过,记忆中的盛夏竟过去得如此之快。

高二暑期结束的最后一天,聒噪的蝉鸣早已消散,云层被压得很低,一点一点挪动着,空气中还萦绕着风拂过树梢被摇曳得吱吱作响的清脆声音,气候微凉,这是入秋的征兆。

长假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男孩子多闹腾,有的是方法消磨这好不容易盼来的轻松时光。期间,许久没有联系的神秘人朋友给他寄了张明信片,洛杉矶凌晨的浅紫色马布里海滩,浪漫的水天一线和层峦叠嶂的远山映入他眼帘,背后是寥寥几笔的英文问候。

只是这英文字体,实在写得不怎么样。

丑到和段宜恩的字有得一拼。

王嘉尔勾起嘴角笑。

开学便是高三,报名的第一天,在教学楼楼梯口王嘉尔恰好迎面碰见...

© 菠萝糖好吃 | Powered by LOFTER